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锦城印象

      流沙河先生的故事(三)

      2021年04月08日 09:39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刘波

      农产除了农忙,文联干部下来劳动那么一阵子,便显示“劳动化”了。常驻农场的只有七人,其中当然也有某某人那样的“左”派,那是混个大专文凭,却全不是当编辑料的家伙,文联不好安排便派他下来“抓”农场。此人成天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收拾知识分子却有一套。六一二年大饥饿中,一位专家下农场锻炼,藏在枕头下的一块“高级点心”不见了,马上向此人告状。此人叫来流沙河和另一右派,法官审贼似的咆哮吓唬,但左审右审二人都不像是案犯,有扩大化地审内部同志,还是破不了案,只好搁下。农场养的几只母鸡,人们只听咯咯叫不见蛋。大家生疑,一查看,在与专家床位比邻的另一位老干部床下,发现一大堆鸡蛋壳未来得及清理。再一审一查,老干部便连带交代了难忍饥饿,偷盗高级点心的事情,一桩公案方才了结。

      还有一次是夏天,上午放在晒坝那边的鼓形密封粪桶还好好的,下午一看已被砸碎,粪臭四溢。这还了得,哪个阶段敌人如此猖狂,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破坏生产工具?流沙河自然又首当其冲,被那位“左”派断言为砸粪桶者。好在没过几天,“左”派亲眼看见了烈日曝晒下,密闭的粪桶自炸,砰的一声闷响,粪雷开花。

      除了这“左”派,农场的人无论有无文化,有无官职,对流沙河都不大划得清“阶级界限”。比如身为场长的卢德银,平时以身作则,带头干活,却从未对流沙河挑三拣四,有一天他突然问起流沙河年龄。流沙河回答三十三了,他就说:“人能有几个三十三?人道三十五,衣烂无人补,这农场哪是你就住之地啊!你要争取早点摘帽子,安一个家过日子,才是道理。”又劝告他:“你那些啥子千文学(他把天文学说成千文学)的书就少看点嘛,我这有上发的,拿去多看点。”随即抱出一大摞《红旗》杂志。流沙河明白自己戴的是铁帽,可能锈死了也难取下来,但对场长的一番心意却感到温暖。

      原创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大家转载使用。

      【责任编辑:夕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
      性欧美熟妇freetube,1**,0d0d肥胖老太婆,免费观看性欧美大片毛片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