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案例追踪

      沦作玩偶苦“信师” 屡见“法身”夺人命

      2021年04月07日 09:22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侯春霄

      回顾遭“法轮功”愚弄的经历,程磊的脸上露出自嘲的苦笑。这苦笑里自然有难以言表的苦衷,而更多的则是道不尽的恨。他是怀着祛病健身的愿望开始相信“法轮功”的,却想不到因此而坠入了邪教深渊。更为令人懊悔的是,自己在被邪教“法轮功”“调理”成一个玩偶之后,还以混沌的“弘法”去欺骗别人,甚至是自己的亲人,而自己却又全然没有一点察觉;最后,又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在“师父”的“法身”保护之下痛苦地死去。

      如今,程磊已年届五旬,到了知天命的年纪。所幸的是,应知天命的他早已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他真想再重新活一回。

      程磊是吉林省舒兰市开原乡居民。当初,年纪轻轻的他却患上严重胃病、糖尿病等多种疾病。而越是这样,他就越希望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就在这时,有人给他送来一个“偏方”,这个“偏方”就是“法轮功”。送“偏方”的人说“练功能包治百病”,于是,有病乱投医的他便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信了。

      程磊清楚地记得,自己是在1997年3月27日那天入的“师门”。当时,是在一个叫刘大鹏的“法轮功”信徒家里。以后几天,程磊整个人完全被浸泡在“法轮功”的所谓“功法”、“功理”当中。那些人除了教他“法轮功”五套功法之外,更多的时间是领着他“学法”。“学法”包括看书和看录像,都是“师父”“讲法”的内容。通过“学法”,程磊接触到许多“法理”。当看到“法身”那一章节,不禁对“师父”李洪志的“大神通”佩服的五体投地。因为满脑子被强力注入这种乌七八糟的“法理”,他思想意识中渐渐的只剩下一个“师父”和一个“大法”。

      教程磊“功法”的“功友”叫老徐,是农电所的一名职工。通过几天的交往,老徐成了程磊的熟人。头几天,老徐天天到刘大鹏家来,从未缺过席。可是,到第六天的时候,老徐却没有来。程磊问刘大鹏是怎么回事,刘大鹏说老徐死了。再问怎么死的,刘大鹏说是从电线杆上掉下来摔死的。

      程磊说,听到这个消息,他当时就觉得有些纳闷:不是说有“师父”的“法身”保护就能平安无事吗,老徐怎么会死呢?

      可是,“师父”编造的“法理”虽然因漏洞百出而难以自圆其说,却又具备拆东墙补西墙的自我“圆满”“功能”,尤其是对付像程磊这样刚刚入门的“大法弟子”,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一句“‘师父’只保佑‘真修弟子’”就能糊弄过去。所以,程磊虽有疑问,却没能识破“法轮功”的圈套,最后还是在邪教泥潭越陷越深。

      一段时间过后,“法轮功”邪教歪理悄悄的在程磊头脑中扎下了根。随后,受“法轮功”邪教组织唆使,他糊里糊涂地踏上了漫漫“弘法”路。

      程磊是在自己的老家开原乡开始拉人“练功”的。由于心理暗示起了作用,他居然觉得身上的杂病全没了。如此一来,就让他更加痴迷的“信师信法”。因为他的“现身说法”,再加上在当地有一定的威信,所以,很快就有几个老太太跟他学起了“法轮功”。这样,再加上他的母亲,一个像模像样的练功点总算歪歪斜斜地组起来了。

      往后,程磊把“法轮功”邪教组织灌输给自己的那套歪理现贩现卖,毫不走样地传给了“功友”,使得这些“功友”的头脑日渐闭塞,直至完全被“法轮功”邪教歪理所控制。而因为自我感觉“上层次”,程磊也在日复一日的“精进”中头脑变得更加愚钝。

      跟程磊学“法轮功”的老太太里有个李婶,练功、“学法”都非常上心,活动一次不落。但过了几个月以后,却再也不来参加集体练功了。程磊不明白为什么,母亲告诉他说:李婶住院了。

      程磊一听,忘了“大法弟子”是在跟着“师父”“修炼”“真善忍”,竟然一下子急眼了,他说:“练功人怎么能住院呢?”

      “师父”李洪志说,人生病是身上的“业力”所致,打针吃药只是把“业力”压下去,反倒会使病情加重。照此歪理邪说,有病住院显然是违背“法理”的。

      李婶患的是子宫癌。在习练“法轮功”以前,她的子宫就有炎症,常年都在用药物控制;自从习练“法轮功”以后,觉得有“师父”的“法身”保护,就把药停了。结果,导致已经得到控制的病情出现恶化。最近,疼得越来越厉害,但仍然坚持不打针不吃药。最后,被家人强行送进医院,做了子宫切除手术。

      但是,由于延误了治疗,手术也没能挽回李婶的生命。更为可悲的是,由于中毒太深,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她依然执着地认为“法轮功”能救她的命。程磊去看她的时候,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她竟像看到了救星,对着程磊大叫:“快来救我呀!”

      而同样深陷“法轮功”邪教泥潭的程磊竟也这样回答李婶:“我救不了你,只有‘师父’才能救你。”

      于是,最荒唐而又可悲的一幕出现了,程磊从家里拿了一些“法轮功”“经书”和录音磁带送给了李婶,说看书和听录音能救她的命。

      而这些邪书和怪声却无异于魔咒,最终促使李婶带着对“师父”所说的“天国世界”的企望,在痛苦中离开了这个世界。

      对于李婶的不幸去世,程磊却有更加荒唐的想法。在他看来,李婶之所以有此结局,是因为“学法”不够“精进”,没能放下家庭和亲情,所以,才没有得到“师父”的“法身”保护。也就是说,责任在李婶自己。

      李婶被“法轮功”害死了,程磊不仅没有因此对“师父”和“大法”产生半点怀疑,反而更加痴信“师父”的“大神通”。这样,就让他在“弘法”迷途上越走越远,竟至于把患病的姑父拉进“法轮功”邪教泥潭,使姑父惨遭邪教“法轮功”所害。

      又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表兄给程磊捎信来,说是父亲病了。当时,表兄并不知道程磊在练“法轮功”。得到消息,程磊当天就骑摩托车去了姑姑家。姑姑告诉程磊说,姑父患哮喘病已经好几个月,虽说经常咳嗽,但病情也说不上严重,并且一直都在用药物控制。

      这时,程磊却觉得只有“师父”才能帮姑父“消业祛病”,于是,便向姑父说起了“包治百病”的“法轮功”。

      由于“师父”编造的邪教歪理具有极大的诱惑性,姑父听着听着就入了迷。他先是让程磊把“法轮功”宣传材料拿来让他看看;看过材料,居然说出了什么“李大师说的这套理论我都相信”。

      姑父习练“法轮功”以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把所用药物全部扔掉。程磊对此深表赞许,对姑父说:“你悟性真好,不吃药是对的!是药三分毒,还是靠‘师父’帮你‘消业祛病’吧!”

      以后,为让姑父“上层次”,程磊又给姑父送去一些“法轮功”“经书”,还有一些“法轮功”“护身符”。

      三个月后的一天,也就是1999年12月1日,一大早,表兄就来到了程磊家。表兄告诉程磊:父亲住院了。

      见程磊满脸吃惊的样子,表兄告诉他:父亲自从迷上“法轮功”后,因为坚信有“师父”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问题,所以也就停了所有的药物治疗,结果,使咳嗽越来越严重。家里人都劝他去医院检查治疗,他说什么都不去,就这么一直拖着。最后,全家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只好强行把他送进医院。可是,经过诊断,听到的却是医生沉重的叹息:送来得太晚了……

      没过几天,姑父便带着对“法轮功”的痴迷离开了他的亲人。

      这些无辜的“功友”就这样被邪教“法轮功”夺去了宝贵的生命,他们至死都在盼着“师父”的“法身”能保护自己,却又至死也没弄明白“师父”的“法身”究竟是个啥!

      说完这些“功友”的不幸遭遇,程磊似乎不想再说什么,但有一句话他却不能不说,他说:“我身体的病没治好,却又落下这么多心灵的创伤。‘法轮功’那一套全是骗人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错,邪教“法轮功”就是骗人的,而“修炼”也只能换来永远的伤痛。


      【责任编辑:洛尘】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
      性欧美熟妇freetube,1**,0d0d肥胖老太婆,免费观看性欧美大片毛片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