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案例追蹤

      母親欲脫離邪教卻不幸離世 我誓與“全能神”斗爭到底

      2021年03月31日 09:58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泰山

      2010年4月20日,成了我永生難忘的日子。那天,我要陪即將分娩的妻子到醫院做最后一次產檢。擔心媽媽出事,出發前我又到父母家里叮囑母親:“媽,再過三五天,你就要當奶奶了。千萬不要再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了。”媽媽笑著說:“我聽你的,好好養病。準備當奶奶。”

      誰料,四天后,2010年4月24日孩子出生了,但母親卻永遠地離開了我們。

      媽媽很善良,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為了讓家人平平安安,洗脫所謂家人身上的“罪惡”,她每周都會參加聚會,進行禱告。爸爸對此很是反感:“我既不偷又不搶,憑本事養家糊口,有什么罪需要救贖?有那功夫,還不如干點正事!”

      農村的“土教會”很有“大家庭”的氛圍。一起唱贊歌,一起禱告,這種氛圍對像媽媽這種整日只為家人一日三餐而忙碌的農村婦女充滿誘惑力。面對爸爸的阻撓,媽媽大概以為那是“神借由家人對她進行的考驗”。

      媽媽沒有文化,卻很能接收新觀點。不知從何時起,她所信仰的神不再是“上帝之子”耶穌,而變成了“道成肉身的‘全能神’”。從此,她開始“四處學習”“外出求經”,家里的一切連同地里的莊稼也都不管了。

      爸爸和我們都覺出了不對勁,于是限制她外出。但是面對家人的挽留,她選擇了抗爭。爸爸把門從外面鎖上,她就會瘋狂砸門,甚至爬梯子翻墻出去。最初,她并不在外留宿,漸漸地她開始離家出走,短則三五天,長則小半月。后來,她甚至三五個月才回來一次。此時,家對于母親來說就像一個旅館,教會反倒成了她的家。

      2002年12月,我參軍入伍。那時媽媽已經出走兩個月了,直到我登上軍列也沒能等到她來送別。服役期間,爸爸總說家里一切都好,讓我放心。2007年,我退伍返鄉才知道,媽媽這五年來已經在“全能神”邪教中越陷越深,難以自拔。

      結婚后,我就同父母分開住了。一天,我接到弟弟的電話,他帶著哭腔說:“媽媽瘋了,你快點來吧!”再見到母親時,她說,“全能神”選中了她,她要去一個很遠的地方,替世上的罪人贖罪。她說爸爸和我們都不是壞人,我們只是被撒旦附體了。弟弟把刀放在自己的脖子上,以死相逼,媽媽只是報以微笑。她看看墻上的掛鐘,說“神”給她規定的時間到了,讓我們開門給她送行。一家人都嚇哭了,她就笑;我們不哭了,她就開始哭。她說,她也舍不得我們,可是“全能神”定要讓她替世人贖罪,她說“神”死不了她就死不了,她說我們眼中的死其實都是假的。勸說無效,我們無奈把她送進精神病醫院進行治療。

      2010年春節過后,我們去醫院探視母親,她說自己好了,不信“全能神”了,要回家。我們實在不忍心讓她跟那些真正的瘋子住在一起,半個月后,把她接回了家。爸爸、弟弟和我輪流陪伴,唯恐母親出事。母親說她真不信了,再也不出去了,讓我們該干嘛就干嘛去,別耽誤正事。

      兩個多月后的4月20日,我陪即將臨產的妻子進行最后一次產前檢查,出門前,先到母親家看望叮囑她。在母親家里偶遇兩三個中年婦女,幾個人聊得很投機,有說有笑的。母親說是拿東西來看望她出院的。我惴惴不安地離開了家。

      等我下午再回到家,爸爸說媽媽又走了,還留了紙條,紙條上寫著:“你們不用擔心我,我上你姨家散散心,兩三天就回來,不要去找我,我會自己回來的,我要當奶奶了,回來我就好好看孩子,再也不出去了。”

      4月24日,我的女兒出生了,她的爸爸、媽媽、爺爺、叔叔、姥姥都在身邊,唯獨沒有奶奶。我們一直四處尋找母親,始終杳無音信。

      2010年9月底,有村民在村北面的井里發現了一具尸體,警方通知我們領認。經過父親辨認,死者正是失蹤半年的母親。自2010年4月22日那場冰冷的暴風雨算起,直到2010年9月底,我的母親在這口人跡罕至、緊鄰墓地的漆黑深井里,待了整整5個月的時間!雖然法醫給出了母親是“自殺”身亡的結論,但我深知:媽媽因為要脫離“全能神”的控制,想要安心地當奶奶,享受天倫之樂,但“全能神”害死了她。

      時至今日,11年過去了。“全能神”邪教帶給我們的痛楚并沒有因為時間的流逝而減輕一分一毫。我爸爸失去了妻子,我和弟弟沒有了媽媽,我的孩子再也沒有了奶奶。作為一名黨員,一名退役軍人,我要用余生與“全能神”斗爭到底。


      【責任編輯:洛塵】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性欧美熟妇freetube,1**,0d0d肥胖老太婆,免费观看性欧美大片毛片 网站地图